疑神疑鬼

时间:2018-05-09 09:44:38????来源:????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“在现实社会中,人们都怕鬼吓人,尤其是那本就疑神疑鬼的人,你三五句逗趣也能把人吓出病来。”

?

疑神疑鬼

吴红军

我曾因病去郑州医院住过院,一个病房六张床,住着六个病人。科领导让我当休养连临时连长,也就是管这个科的病员的生活秩序。白天六个人坐在床上兵看兵,晚上从窗户里看星星。

住院时是夏令时节,一天夜晚突然狂风大作,眼看要下雨了。我去厕所小便,回来时住六床的云南小李也准备去。他说:“太无聊了,连长说个故事听听。”我说:“你是想听个荤的,还是听个素的。”“随便。”我又说:“你是听个平淡的,还是听个刺激的?”“来个刺激的。”他说得很干脆。我也说来就来:我刚才去小便吧,刮着大风,厕所窗户没关被风吹得嘎吱嘎吱直响,突然一个貌似狗的动物从窗户里跳了进来,但我没有看到它走出厕所进走廊。我就来了个横竖横,逐间厕所门打开找,前面都是空位,当打开最后一个厕所门时看见一个鬼,两只手提着两个人头,人头还在滴血。我三魂都吓掉二魂半,赶忙跑进病房。本来就荒诞不稽的几句话,也不可能有人相信,更不会吓着,纯粹是逗趣。可让云南那小子看重了,原来他是要去小便的,这时他不敢去了,他要陕西小付和他一起去。小付说:“你小子又要听故事,听了又不敢去小便了,我不跟你去!”“嗯,去吗,我求你了。”小付经不起这小子软拉硬拽,还是和他去了,出厕所门时小李还一定要走在小付的前面。

他俩走后,我就想:“他是一个军人,胆子这么小还怎么打仗?得锻炼锻炼他的胆量。”我是五床,紧靠着他,于是,我就上了他已挂蚊帐的床。他回到病房没看见我,便坐上他的床边问:“连长呢?”其他病员告诉他我去护士站了。他是背对着床向后躺的,他事后说,他坐到床边上时,就觉得不对劲,好像他床上还有个人,但又觉得不可能,于是就慢慢往后躺,躺到我肚子上了,我都上气不接下气,他却麻木到继续躺。当他的后脖子碰到我的下巴胡子时,他惊恐地大叫一声,连鞋子也没有穿,光着脚站到病房中间。值班的年轻护士小刘听到惊叫声,连跑带跳地过来问:“小李,你怎么啦?”这小子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,我,床上有个人!”这时最尴尬的是我,本来是要我负责照顾他们的,我却做出这样滑稽的事来,但还要借理由下台阶呀!于是,我灵机一动,做出一个打呵欠的动作说:“我今天怎么稀里糊涂上错了床。”护士小刘接上我的话茬:“这不是你们连长吗,没事了,小李快上床睡吧。”这小子战战兢兢地上了床。病友们打趣道:“连长忙,所以才上错了床。”

风波没有完,这小子一躺下就进入了梦魇:先是咕——,咕——,接着开始说鬼话:“我不跳,我不跳,我把我的手表给你……”病友们都围了过来,我在一旁解释,是鬼让他向葬坑里跳,他不跳,拿他的手表做交换。他继续着那句:“我不跳,拿手表给你。”我在一旁也逗乐道:“有这等好事,我这里也有块手表做赌注。”本想他说说而已,没想到他没完没了,又拳打脚踢起来,他的床靠墙,有时他的拳头就砸在墙上。我们抓住他的手,按住他的腿,拍着他的头,叫他醒醒,可他我行我素,无动于衷。无奈,我们只得找值班医生。

当日值班的是位副科长,他来到病房问了些基本情况,就对症下药,开了静脉注射葡萄糖酸钙,让小刘护士给小李注射。这位值班医生满怀信心地说:“好了,一刻钟就可以醒过来了。”结果他小子半小时也没有醒。我问医生:你经历得多,像这样的情况,你遇到过吗?你说说清楚是怎么回事?我是要他从科学的角度给我个答案,哪晓得他说:“这不是乡下人说的遇到邪气了吗?”他这句话是在夜深人静时说的,在场的病员浑身都起鸡皮疙瘩。我像个泄气的皮球指着他说:亏你还是个主任,竟讲迷信不讲科学。刘护士看着我说:“怎么办呢?”我说你们去做你们的事,我是连长,这里的事我来处理。“真他妈的活见鬼,有孤魂野鬼朝我来!”我说出这句话时是吼出来的。我在小李的额头上拍了两下,正准备捆他的两只手时他睁开了眼睛,惊恐地看着我。“你真够意思,还越闹越起劲。我警告你,你再这样弄神弄鬼的,明天就打电话给你们领导把你领回部队!”然后,根据他此时比较相信小付而仇视我的情况,让小付睡我的床,我睡小付的床。灯开着,后半夜再无鬼敢骚扰,大家睡得很沉。第二天早上都按时起床,洗漱,吃早饭,各自进行正常的治疗,一整天相安无事。

到了第三天,小李向我请假,说是要块纱布包手。那天是小刘护士当班,小李出去不久,就听到小刘护士喊:“连长,小李又倒在护士站了!”我听到喊声,马上叫了两个病员奔了过去。我先让两个病员把小李抬了回去,接着我问刘护士情况。小刘说,他进来什么也没有说就“砰”地一声倒在地上了。我站在护士站门口,护士站隔壁是抢救室,中间墙上有个小窗口,便于护士观察抢救室里的情况。抢救室里有抢救过来的,也有抢救不过来死了的,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。小李心里本就有鬼,他走进护士站就怕那个窗口,越怕越要看,这时他的精神处在极度紧张中,哪怕一点细小的声音或若有若无的影子都能把他吓倒,他肯定是听到什么声音和看到什么影子而倒地。回到他的床上他又演起此前晚上的老套路。鉴于他的情况,他已不属于能治的病的范畴,科里打电话到他部队,让来个人把他带回去。据来领他的排长说,部队也准备送他回老家,他在部队也经常弄神弄鬼的。

?

通信地址:江苏省ag亚游娱乐手机客户端|开户市第一人民医院脊柱外科

邮政编码:226001

电话:15606298218

?
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??
匿名发表
关于我们|媒体合作|广告服务|版权声明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友情链接